-> 南運文化 -> 南運文化

TOP
南運集團葉千秀愛心助學受到中央電視臺報道
[ 錄入者:aaaaa | 時間:2022-01-18 11:19:27 | 作者: | 來源: | 瀏覽:454次 ]


南運集團葉千秀愛心助學受到中央電視臺報道






1月14日23:40,中央電視臺13頻道《24小時》欄目,以新聞特寫方式,用3分47秒的時長,向全國觀眾講述四川南運集團退休職工葉千秀累計捐款90多萬,資助40名大學生完成學業的感人事跡。

葉千秀曾在南充汽車客運站工作,服從領導、聽從安排、黨叫干啥就干啥,她先后當過售票員、廣播員、服務員,在黨的培養教育下,她經常自備暈車藥、感冒藥,熱情為旅客排憂解難。如:1978年旅客王萬琴在車站乘車時因拉肚子導致虛脫,出現低血糖休克,值班的服務員葉千秀馬上端來糖開水喂,并及時送去地區醫院診治。所以,葉千秀被譽為南充汽車運輸行業的“雷鋒大姐”。

改革開放以來,葉千秀敢于下海,主動作為,發揮余熱,1992年大膽承包“車站食堂”,后又經營“長虹飯店”,新開辦“嘉陵綺園休閑會所”,起早摸黑,艱苦奮斗,辛勤勞動,周到服務,善待員工,誠信納稅。

致富不忘共產黨,致富不忘困難群眾。2007年她開始資助貧困學子,把捐款送到貧困大學生手中,使這些貧困學子深切感受到了黨和社會的溫暖,均以實際行動回報社會,感謝黨恩。如:她資助的李宗林同學,現在已經是川北醫學院附屬醫院的一名骨干醫生了,成為為社會做貢獻的人才。她向地震災區獻愛心捐贈善款。如:“5·12”汶川地震后,葉千秀帶頭捐款6000元,還用7500元買來5000斤大米分別捐給災民。她親自看望慰問福利院、農村學校留守兒童;她參加紅十字會愛心募捐;她親自到醫院為重癥就醫困難群眾捐款,把錢送到病床前;她資助了三個老年合唱團辦團經費、購置樂器等等。據不完全統計,她已累計捐款達92萬元,資助社會弱勢群體150多人,資助貧困大學生40人,F已80歲高齡的葉千秀,身患糖尿病,卻仍然省吃儉用,一直堅持幫助他人,做好事,做善事,所以人稱“愛心婆婆”。

退休前葉千秀就積極申請加入中國共產黨,退休之后又多次申請加入中國共產黨,一直到65歲時終于如愿加入了黨組織,成為一名光榮的共產黨員。

葉千秀說:“小時候讀書時,班主任老師幫我交了一學期二元伍角錢的學費,我至今都沒有忘記。能夠力所能及地幫助別人,我就覺得很幸福,不需要回報,只希望他們能夠將愛心一直傳遞下去!

葉千秀多次榮獲南運集團和南充汽車客運站的“優秀服務員”、“先進生產(工作)者”、“優秀共產黨員”等光榮稱號,還先后榮獲“2007年度感動南充十大人物”、“南充市順慶區首屆十大道德模范——誠實守信模范”、“南充市好母親”、“南充市助學先進個人”、“南充市濟困助學榜樣”、“感動南充2017‘十大道德模范新聞人物’”、“南充市交通運輸系統優秀共產黨員”、“南充市第二屆道德模范——助人為樂模范”、“影響30年·川東北教育發展特別貢獻獎”、“第三屆四川省道德模范——四川省助人為樂模范”、“四川好人”、首屆“四川慈善獎”“最具愛心慈善個人”、“四川慈善·因你更有力”“愛心捐贈個人”等光榮稱號。

葉千秀致富為民、助人為樂,回報社會的慈善事跡,先后被《順慶周報》、《晚霞報》、《精神文明報》、《華西都市報》、《四川交通企業》、《華西城市讀本》、《南充晚報》、《南充日報》、《南充見APP》《最美南充人》、《道德禮贊》、《凡人善舉身邊感動龍門陣》、《心有千千秀》書刊等新聞媒體網站廣泛宣傳報道。頌揚《愛心婆婆》葉千秀的深情悠揚歌曲在網上網下火爆傳唱。她還參加南充市道德模范巡回演講報告團深入到駐市高校和南充九縣(市、區)的機關、學校、企事業單位巡回演講,深受社會各界的高度贊譽,不愧是新時代黨的改革開放政策培育出來的一個先進典型。

毛主席曾經說過,“一個人做點好事并不難,難的是一輩子做好事!比~千秀之所以受到大家的敬重,就是因為她十幾歲當站務員就開始做好事,從青年時代的“雷鋒大姐”,到中年時期的“好母親”、耄耋之年的“愛心婆婆”,到如今80歲了仍還在堅持,難能可貴。她這一輩子做的這一切好事,都得到了她的好老伴、好丈夫南運集團原公安保衛科科長羅昌澤的大力支持和堅決擁護。

真正是:助人為樂送溫暖,愛心感恩傳真情。

葉千秀八十壽辰時,社會各界親朋好友和單位同事以及受助學子歡聚一堂,載歌載舞,獻詩獻畫,播放視頻,共同祝福葉千秀好人一生平安!葉千秀卻十分平靜:“80歲,是我人生的又一個新起點,我會將慈善繼續下去,將愛心傳遞下去。只要我健在,我的初心依舊,愛心不變!”

                         (黨群辦)





[上一篇]我的父親 [下一篇]財務年終決算有感

相關欄目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推薦文章

久久久久精品国产四虎2021,国内揄拍国内精品少妇,欧美大屁股xxxx高跟欧美黑人,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